드렇더라고요

虽然你不在我身边 但是我们不是做着一样的事情嘛 我们都在朝梦想奔跑嘛 这样就够了

摘纪录:

何时仗尔看南雪,我与梅花两白头。
——查辛香《清稗类钞》


感谢推荐

【遇见】(Markchan/短完)

屿鲸十六:



✨随手打,极短。


✨平淡的短句子,没有修饰的故事。






——————————









【遇见】











“你有后悔的事情吗?”



朴志晟举着手机上不知道从哪里看见的心理测试,用手肘顶了顶李东赫,低声絮叨着。



“有。”



李东赫把已经空了的瓶子丢进垃圾桶,听见它与筒壁碰撞发出的声音。



天气是非同寻常的热,抬手的瞬间就是一阵因热量散失而产生的疲惫。



“如果你有一个时光机,你想回到过去吗?”



“不想。”



说完这个答案的李东赫,就意外地在超市的转角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人站在货架边,架着一副眼镜。



倒也算不得熟悉,毕竟单方面的认识也算不得认识。就像他认识贝克汉姆,贝克汉姆不认识他一样,他们没有真正遇见过。



他认识李马克,李马克不认识他,他们也没有真正遇见过。



李东赫没有再发出什么声响,只是去挑选自己要拿的零食。大家吃完散伙饭,就要各奔东西,踏上回家或有关未知明天的路。



在车上是要吃面包充饥的,可能还要配上几个香肠。泡面只有在中转站才能接上充足的热水,还是没有带的必要了。



李东赫觉得自己冷静得出乎意料,他的手缓慢地伸向那些有着各式包装的袋子,然后选到一个看起来最合心意的。



不一会儿,在入口处拿的推车就快要满了。



还有巧克力味的牛奶,李东赫在心里盘算了一下,抬脚向对应的区域走去。



然后他看着也恰巧走到这边来的李马克,心底毫无波澜。



平静是一个人经历过无数内心风暴的最终结果。



更何况李东赫的所思所想甚至只不过是那样的平凡和浅淡。



第一次见到李马克的时候也是一样。



那时天黑压压地喷洒着雨,李东赫从图书馆回来,因为没带伞索性也就不急,慢悠悠地走进学校旁的这家超市避雨。



这雨可真大,不顾一切地下着,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停。



李东赫就百无聊赖地想着没有完成的议题,和刚才看过的知识点。



往这边走的时候,裤腿还是溅上了一些泥点。



李东赫低下头想用纸巾去擦拭,李马克就是在这时走进来的。



他额前的刘海被雨水打湿了,可因为把外衣举在头顶做遮挡,所以湿得不是很严重。



“那个……有巧克力牛奶吗?”



那时的李马克有些局促,可能是发现自己身上的水渍弄脏了人家的地板,不买点什么便有些过意不去,于是向老板发问。



老板指了指,李马克就去拿了盒巧克力牛奶回来,付完款,站在门口呆呆地喝。



李东赫低下头看手机,眼神却无意识地关注着店里现在唯一和他一样在躲雨的人。



他站着的时候很挺拔,穿的衣服也很得体。



然后他们都一直很安静,外面的雨还是哗啦啦地下。



好像过了很久一般,门突然被推开了。李马克的朋友李帝努拿着一把伞朝他点点头。



李马克把空了的盒子放在垃圾桶里,然后回头对老板笑了笑,“谢谢。”



老板摆摆手,李马克就跟李帝努一起走了。



李东赫原本是不认识李马克的,当然更不知道李帝努。可经过那个安静阴雨的下午,他的脑海中忽然有了关于这两个人的概念。



说两个人也算无谓的掩饰,主要还是李马克。



无需打听,李东赫很快就了解了那个男孩子的名字班级甚至爱好。



在别人提到他时,李东赫明明不确定,却有一种直觉,他们说的就是他。



事实证明他没有错,直到后来李东赫在每一个李马克出现的地方,感觉到的都是莫名的熟悉感。



奇怪,明明他们还不认识。



第二次遇见是在楼梯的转角。



李东赫下楼,李马克上楼,李东赫身边有朴志晟在吵闹,李马克身边有李帝努在温和地笑。



他们擦肩而过的一瞬间,距离很近,近到李东赫能感知到李马克的呼吸。



还有的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遇见,李东赫只在心里掠过捎带起伏的影,完成了后来的种种相遇。



李马克是李东赫生命中的陌生人,可陌生人却本不应该有姓名。



李东赫知道什么都不会发生,和一场下过的雨一样,雨过天晴便无声无息地消散了。



残留在地面的水汽也被吹干了。



所以这次李东赫没有犹豫地拿起了一盒巧克力牛奶,他感受到了身边好像有人在停留。



“你也喜欢这个牌子的巧克力牛奶吗?”



正好走过的李马克好像笑了笑,又好像没有。



“嗯,很好喝。”



李东赫把它放进购物车,转身去结账。



其实这才算是他们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见面,而他知道这可能也是这辈子最后一次见到他。



他的答案在见到他之后也不会改变,他不想拥有时光机,也不想回到过去。



出了超市,朴志晟还在无聊地等。



“哥,那个测试还没做完……趁着你还没上车,咱们还没分别,我赶紧给你念完。”



“志晟,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李东赫看着眼前弟弟的不解,慢慢开口。



“从前有两只小兔子,它们开心地遇见了彼此……”



“什么呀……”



“它们一起吃红萝卜,一起翻过小山丘,一起去森林的深处探险……”



“然后呢?”



“然后他们就一直开心地生活下去。”



“没了?”



“从前有两个人,他们遇见了彼此……”



“然后呢?”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END——





“希望你给我的爱 能比其他人多一些。”

长岛mao:

180512 Dream Concert

刚看到这张饭拍的第一感觉这真的不是漫画吗👀
徐先生真的是高贵本人了吧👑

Cr blackwhite9529

JellyKnife:

也没什么,就是发现这个博里好像一直在夸96和熊仔,还没讲他。但在我担的几个里面,他确实最让人安心了,某种程度上。

南韩可能不太爱这种骨骼略微没那么精准的长相,在这个文化体系里他的存在确实好特别,甚至初见会觉得格格不入。但这种才是他不能被替代的特质,直到现在也是,我每每刷到他们走红毯或参加颁奖典礼的预览,他一身西装锐利又英俊,像什么秀场的风流,又像好莱坞冉冉升起的电影新星。机场里总能捕捉到他静态的多面性,比如眼镜链,比如牛仔衣,比如他不经意的回头,比如天窗透下的光刚好落在他低垂的眉眼,格外突兀的,异国风情。

就很新鲜。起码对我而言,我很爱他的猫相,尤其稍微凸出的人中和明显w型的嘴唇,是偏向猫科动物里富有攻击性的种类。(看我发的图第一张!我昨晚截了几次终于截到这个角度,太霸道了。)

如果说疼仔身上的疏离感来自于天赋,那么他身上的疏离感便一定来自人间。就是那种,你会在美国街头遇到的滑板仔,一个转角就会发现超多朋友在等他,性格超好,上课的时候捧哏,逗老师同学发笑的同时还能考个不赖的成绩。(不会是绝对第一的那种,稳定优秀水平)

Btw以上都是对他的皮囊的无聊幻想。他真正打动我的是他的性格,我好像都很喜欢矛盾体。他在电台讲的话没有几次是不让人发出尖叫的,苏断腿不负责。他是一群年轻男孩生活的记录者和观察者,是精神中心感到疲惫时会去依靠的彼岸,是有着个人坚持的原则、但又同时尊重别人的原则的人。家教很优秀,所以礼仪非常到位,这是一种从骨子里就认同了的文化习惯,来到南韩以后也没有改变。

他之前在杂志访问里面说南韩是第二个家一样的存在,是他的一部分,也是这个地方让他更了解自己。毕竟呆了十年。嗯。所以看得出来他对不同的国境文化理解和消化能力还是很强的,他在这个地方追逐梦想,磨炼本领,我不知道现在他觉得实现了没有。我对他最大的疑问是他的谦忍究竟源于什么,他本应掠夺或争取的,但他没有。——不过我相信终有一天我会找到答案的。

人们称赞他有礼貌,成熟稳重,温柔绅士,体贴包容,主动,热络。说真的,就很American dream....他就是那种——如果你在不懂事的年纪遇到他,他绝对会和你创造历史大肆庆祝青春的hero人选;如果你已经步入社会也不再想和无脑青年耗费时间,那他也绝对会是当你下班回家脱掉高跟鞋然后抱着你说“辛苦了”的人吧。看过有一条微博说,如果在条里选老公,人选大概不是他就是kun.(kun哥哥其实真的很符合中国少女的要求hhhh)我完全理解,因为我无时无刻都想和他谈恋爱。能结婚就最好了。:)别叫醒我。前阵子看到关于他的签售会repo我每晚都要落泪。

出于对他目前扮演的角色而言,我对他的期待是很想听他唱歌,长一点,完整一点,把他的情绪都投入进去的那种歌。我朋友跟我说JB在她们圈被叫做鸟梦,我跟她说条里也有,虽然是我个人这么认为的,他就是吧,真正意义上能安托自己幼稚的少女幻想的一个梦。嗯哼,苏神。

而未来出于对徐英浩这个人的期待的话,大概是想看他的摄影展,或者走几场高端品牌的秀,as a model!wow!他不是无死角脸,所以我愈加期待他在对的频道上发散魅力,而那些突出的、不上镜的、刁钻的,我称之为最纯粹的真实,那也是他的一部分。

他永远都在拍别人。近期比较触动我的还是touch花絮里他自己结束拍摄,穿着一身黑拿着胶片机在拍弟弟的样子。他的卫衣带子系成了蝴蝶结,可是穿在外面的外套又把直角肩膀撑出来,古怪又可爱。而他镜头下的男孩,永远都能呈现出和我们所看见的、不一样的温度差。

或许我觉得,他对这个世界永远都是宽容的吧,无论美好的还是不美好的。好好奇啊。

晚安,芝加哥大猫🐱

嘴角弧度同步率100%
原图里他俩简直有自己的小世界

长岛mao:

「当我喜欢徐英浩的时候,我喜欢的是什么」

徐英浩这个人怎么说呢,应该不是一眼就让我注意到的那种类型,因为我一开始是先注意到金道英的。但不管是机缘巧合还是他自己本身充满的吸引力,最后让他成为NCT里我最喜欢的哥哥。我听过很多粉丝说的,他很贵气,这种贵族的气质不仅表现在他的外貌,同样融入他的举止。十年练习生的磨练,中间还作为过某团体的预备成员,但十年间都没有出道,看着同期的练习生朋友都站在舞台上,我不相信他会没有一点点着急。在SM这样一个训练严苛到近乎变态的娱乐公司十年未有出路,他选择了什么,不是离开不是被埋没,他选择磨,拿血肉和时间去磨。磨舞蹈功底,磨歌唱实力,磨舞台表演能力,他堪堪配得上十年磨一剑这句话。这十年的苦熬非但没有磨掉他身上的自我个性,反而带给他平和面对一切的心态,在他身上我看不到一点儿我本以为会看到的接近成功的躁动,他一点都不急。可能这源于他来自芝加哥的自由灵魂,也可能来自于他成长在一个良好的家庭环境,他把一切都能放慢了去做,在他身上我总能感受到一种平和的力量,对待梦想和现实的落差,对待组合暂时还没有大火的困境,他自始至终都选择了用平静来对待。很多粉丝评价他“无为”,是“无为而治”的“无为”,但其实他做的要比表面上看起来的多,他的综艺感很强,本身的幽默感让他很舍得在综艺和电台上耍宝卖萌,在打歌现场又能拿出足够的实力来对待舞台,私底下对待弟弟和朋友温柔又包容,因为沉稳的性格也被队友们当做可靠的存在。

我见过很多急于求成的人,也见过成功未到便放弃的例子,但他不一样,十年的练习生生涯不要说在以前,放在现在这个圈子里都少见。但他站在舞台上的时候,我看不到那种似乎应该在他身上出现的挨过漫长蛰伏岁月的喜出望外,他以一种不争抢,常感恩的态度在人群中击中我的心灵。

我偏爱温柔而强大的人,舞台或者节目里他经常推弟弟出去发言,有说英语的采访机会一定拉上马克,要不然就给其他成员充当翻译,rolling paper给每个队友都写那么长的信。他这个人吧,始终是稳的,不管是游刃有余的舞台表演,还是被cue到回答问题的不疾不徐,他面对镜头的眼神永远克制而冷静,他抬头的时候我才感觉他这个人像深不见底的湖泊,看一眼都能溺死在水里。

我经常想,他这十年里会在想什么,是怀揣了怎样的梦想和底气在努力,但后来一想,不管他是不是为了梦想一腔热血走到现在的那种人,他都用尽全力做好了自己人生道路上的每一件事。凡事做好就足够了,上天不一定能看到每一个努力的孩子,但命运永远会给人最好的安排。

很感谢他以完美的姿态出现在NCT,好好走吧,这条路很长很不容易,幸好我们永远在一起。

最后一个小心愿,不管是他本人也好还是队伍也好,都要有好的未来——NCT to the world.

往前走,莫回头,前路会有,大好时候。

昨日你的手仿佛还在我肩上停留